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遭遇生存危机的乐视手机和酷派, 是倒闭还是出售?

2020-01-08 点击:1278

"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"

2016年8月16日是刘江峰加入酷派的第八天,也是酷派酷派酷派1 dual推出新产品的日子。当时,贾跃亭通过视频正式宣布成为酷派集团CEO。当刘江峰在当时的舞台上说这话时,他对乐视与库派的生态联盟后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。

刘江峰于2014年初成为荣耀部总裁,并在一年内实现了荣耀手机从1亿美元到20多亿美元的销售。回到手机圈,来到酷派后,他制定了酷派的“五年零三个目标”,即酷派在五年内售出1亿多台,酷派重回行业顶端,酷派集团市值超过1000亿。

2016年12月15日,酷派推出了Changer S1手机。在新闻发布会上,刘江峰表示:“23岁的酷派青年也可以说是‘年轻的乔刚刚结婚’,但他结婚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,但你会看到酷派变化的开始,这肯定是一个新的旅程。”“刘江峰当时开玩笑说,当主要银行和供应商来到现场时,他有点紧张,“因为我知道他们可能会回到现场,决定是向我们提供及时的帮助,还是采取激烈的措施。”

那时,他可能已经意识到100多天前诗意的“久别重逢”现在看来现实并不好。

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在经历了包括裁员、巨额亏损、合同终止和高层腐败在内的一系列事件后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恢复业务的库派最近受到了沉重打击。7月15日,基金公司将库牌的估值下调85%,并将其从沪港通名单中转出。

另一方面,乐视的手机也陷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,不断出现裁员和帅变等问题。7月11日,乐视官方商城暂时停止销售所有智能手机。乐视当时解释称暂时缺货,其部分产品直到7月15日才恢复销售。

入股酷派,利用其生产研究、专利技术和供应链打造自己的闭环生态发展模式,这曾经是贾跃亭完成乐视生态全球化登陆的关键环节。现在看来,“乐视酷派”并没有把自己变成生态学校,而是有一些呼吸困难。

在生死危机下,乐视手机和酷派,他们未来会走向何方?

持续亏损,低效重组

酷派创立于1993年,曾位列“中国酷派”国产手机的第一梯队。从2006年到2007年,酷派凭借“双待机”和“3G定制”两项核心技术实现了双倍增长。2012年是酷派手机销售的高峰期,销售额超过100亿元,其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一度占据前三名。

但没过多久,运营商大幅削减补贴,手机制造商开始在公开市场上竞争。到2014年,未能及时转变的库派业绩开始大幅下滑。2015年财务报告显示,酷派集团的收入为146.68亿港元,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降41.1%。净利润为22.77亿港元,同比下降342.8%。

库派今天已经没有心情了,这受到了主要股东乐视的阻碍。然而,通常情况下,从运营商切换到开放频道不够快速和彻底。同时,产品缺乏创新和核心竞争力。

2014年12月16日,奇虎360与酷派达成战略联盟,宣布奇虎投资4.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酷派。2015年6月,乐视推出超级手机后不久,乐视投资21.8亿元人民币收购酷派,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17.90%。次年6月17日,乐视再次投资10.47亿港元购买库派股份,持有28.90%的股份,成为单一控股股东。

这个三角恋的最终结果是贾跃亭成为了酷派的主席。先前分裂的大神被命名为360。ivvi独立开发了一段时间。去年年底,该公司将80%的股权出售给专注于创新视觉技术的深圳超多,并成为该公司的手机品牌。

刘江峰在经营酷派后进行了一次重大的内部改组。管理层变动了一半以上。Th

酷派集团(Coolpad Group)今年4月21日发布的另一份自愿公告显示,截至2017年3月31日,该集团的经营亏损约为4.6亿港元。据估计,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将扩大至6亿至8亿港元,与去年同期的1.628亿港元经营亏损相比,经营业绩大幅下降。

由于经营业绩预期下降的主要原因,库派当时解释说,激烈的市场竞争,加上计划中尚未上市的竞争性新产品,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降。据估计,与去年同期相比,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下降幅度将超过50%左右。

据市场研究公司高德纳(Gartner)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告诉媒体,酷派的市场份额在2017年第一季度跌至第11位。

乐视酷派,如何拯救自己?

乐视酷酷的生态联盟,它会遭受梦想的折磨吗?

事实上,2017年已经过去了一半以上。酷派今年5月10日才在网上发布酷玩6手机。与之前的会议以及朋友和商人的会议相比,这次在网上发布的库派新产品非常低调。

酷玩6仅在几天前发布,酷玩从300多名应届毕业生在线发布。库派当时给出的理由是,目前的商业形势基本相同,业务需要在海外调整,所以在中国没有太多的工作。

这家老牌手机制造商如何在持续经营亏损、重组导致内耗加剧和大规模裁员造成的生存危机下自救?

"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关闭,另一种是出售."中国电信业著名观察家向立刚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表示。

之前来自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,乐视的手机业务,甚至酷派目前都在寻找买家,但他们在价格和缺乏合适的经销商的问题上苦苦挣扎。

“那些制造家用电器的人,对移动终端感兴趣的人,或者在移动电话业务上做得不太好的人,可能对哭牌更感兴趣。”对此,一名前翼虎大神员工告诉凤凰科技:翼虎菜肴太大,难以处理,没有多少人愿意接受。

据该人士称,酷派目前拥有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拥有10,000多项专利,但此前获得的线下和运营商渠道资源已经不多了。

目前,手机市场已经进入股市竞争,正在重组。像大可乐和午餐这样的小型互联网手机品牌已经衰落。根据国际数据公司的数据,去年国内市场排名前五的OPPO、华为、vivo、苹果和小米合计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。“很难找到订单!”在这样一个成熟竞争的市场环境中,向立刚认为很难有新的进入者。

作为酷派的坚强兄弟,上市两年多的乐视手机也处境艰难。卖掉它是另一种命运。此前,在乐视投资逾160亿元人民币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表示,对于未上市的业务系统,应该出售销售。他说,乐视手机不仅是未上市业务的体现,也是乐视资本危机的最重灾区。

乐视的手机供应链于去年8月曝光。据不完全统计,当时大约有几十家供应商和代理商受到影响,涉及数十亿美元的货款,其中一些直到现在还没有付清。最近,连乐电视台移动运营商的资产都被银行冻结了。由于收债人的封锁,乐视网日前的股东大会甚至变成了一场闹剧。

贾月婷曾表示,乐视手机业务进入准休克状态,原因是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力度不够,后期资金跟进不力。

在手机圈里,乐视手机曾经是一匹蒙着眼睛的“黑马”。在中国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乐视手机一度高居国内手机销售榜首。根据官方数据,乐视的手机在上市当年售出了500万部,2016年飙升至2000万部。

像酷派一样,乐视在过去的半年里只在今年4月在线推出了新的Pro3双摄像头人工智能版本。因为

刘江峰早些时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2016年,酷派发运了大约1500万台。2017年,预计装运量将达到2000万至2500万件。目标是生存和获利。

目前,似乎很难完成,他自己的未来也是一个问题。

有传言说刘江峰以前可能会去TCL,但是一个上个月离开库葩的人告诉凤凰科技,“刘江峰”不会再通过了。

此外,此人还透露,在他原来的库牌部门,处理供应商债务的人很少。Kupai在离开前正在计划新产品,但当时还没有形成具体的细节,如外观和市场时间。

负债累累且消极,这也是对品牌价值的极大消耗。在这种情况下,与库派面临同样生存危机的乐视更难找到合适的接收者。

youtube.com

日期归档
邢邑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cz-gjj.com 技术支持:邢邑农业网 | 网站地图